邯郸企业法律顾问
法律服务热线

18831080576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公司案例

贵州省顶效经济开发区沈兴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与王基全联营合同纠纷案

2018年7月16日  邯郸企业法律顾问   http://www.gsfwsdhdn.cn/

贵 州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4)黔高民一终字第6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贵州省顶效经济开发区沈兴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贵州省黔西南州顶效开发区工业大道。
法定代表人肖桂云,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胡瑞甲,贵州省黔西南州中心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田莉莉,住所地贵州省黔西南州顶效开发区工业大道。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王基全,男,1957年8月1日生,汉族,福建省福清市人,个体工商户,住所地贵州省兴义市坪东加油站。
委托代理人陈照军,权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贵州省顶效经济开发区沈兴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因与王基全联营合同纠纷一案,向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王基全提出管辖异议,该院以(2003)黔义民初字第1013号民事裁定书将案件移送贵州省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贵州省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5月12日作出 (2003)兴民初字第57号民事判决。上诉人贵州省顶效经济开发区沈兴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王基全均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此案,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03年1月1日,贵州省顶效经济开发区沈兴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沈兴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肖桂云) (甲方)与王基全(乙方)签订《协作联营合同》,约定甲乙双方共同投资经营炼钢、轧钢等项目。甲方用公司的所有机器、设备、厂房、厂地、技术等财产(除低压开关车间外)作为投资,乙方以现金人民币150万元投资作为流动资金,投资款应在合同生效后分四批存入专用银行帐户,即合同签订后3日内存款80万元,15日内存款30万元,20日内存款20万元,一个月左右存款20万。资金由乙方负责保管,使用资金必须经乙方签字同意。合作前甲方的一切债权债务由其自行处理,不能用合作后的生产设备、厂房、厂地或资金还帐抵债。合作期间,机械设备发生维修、保养及易损机件更换等费用,均由双方共同承担,计入生产成本。盈亏各分担50%,合作期限自2003年1月1日起至2008年1月1日止。合作期满或终止合同,财产的处理为:甲方收回投资的生产设备,乙方收回投资的现金。双方共有物资按现实价格转给甲方,甲方在一周内一次性付款给乙方。若违约应支付对方违约金30万元。合同订立后,王基全于2003年1月3日、2003年3月5日向沈兴公司投资 150万元,有公司经理肖桂云出具的收据证实。双方于2003年5月1日进行盘点结帐,认可盈利 243435.60元,双方各领取12万元,结存物资(原材料及成品)价值530151元,有双方签字认可的盘点清单及各自出具的领条。事后,由于双方发生矛盾,经商定由王基全收取货款冲抵其投资款退出联营。在出售钢材过程中双方产生纠纷,沈兴公司诉请解除联营合同,诉讼中王基全亦同意解除合同,由于双方对联营结果盈亏争议较大,经沈兴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贵州省兴义市恒昌会计师事务所作出恒会鉴宇(2004)第02号(原恒会鉴宇(2003)第09号)鉴定报告,鉴定结论为:1、王基全投资金额150万元。2、联营结果:2003年1月1日至2003年4月30日共实现销售收入3486138元,成本费用3239287.70元,利润总额246850.30元(含已分配的 24万元)。3、购置固定资产情况:2003年1月购旧伏尔加轿车9200元,摩托车9000元;2003年3月新购昌河车45517元。4、联营期间,肖桂云向王基全借款201400元(不包括已另案处理由肖桂云归还王基全借款302000元)。另,2003年4月30日帐面现金余额746431.20元(含肖桂云借款503400元),2003年6月3日至同年6月21日王龙共收货款345375元。肖桂云所持未入帐报销的票据总金额为330854.24元,其中:2003年5月1日前王基德签字的票据79张金额14572.90元(属购买设备配件);2003年5月1日前王龙签字的票据39张金额36264元(属购买设备配件);2003年5月1日前肖桂云签字的票据金额169709.12元,5月1日后肖桂云签字未入帐的票据金额78645.22元(单据共计132张),其中5月1日前购买设备配件6570元。上述购买配件总金额57406.90元。
本院二审指定的举证期限为2004年7月6日。2004年6月1日,一审委托鉴定单位兴义恒昌会计事物所出具《对恒会鉴字(2004)第02号鉴定报告的更正说明》(以下简称《更正说明》),载明:“对鉴定报告,由于疏忽和当事双方未对鉴定报告(征求意见稿)附件几点说明中第“三”条提出质疑,误将王龙2003年5月1日后收回的货款重复计算,造成‘鉴定报告附件1:几点说明第三部分,5月1日至6月3日止王龙收货款106028元,支费用7456.90元,余额98096.12元’有误。经复查此条应更正为5月1日至6月3日止王龙收货款19533元,支费用7456.9 元,余额12096.1元。” 据此,一审认定的该期间收款98571.10元与《更正说明》认定的12096元相差86475元。2004年9月2日沈兴公司向本院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鉴定人龚兴华陈述86475元是双方认可先已经入帐,且该问题并不影响现金日记帐上最终确认的现金数额。经质证,沈兴公司对该《更正说明》提出以下意见:5月1日至6月3日止王龙收货款106028元属实,而其中所收款86475元已经扣除,转入现金收入帐,不存在重复计收;更正说明产生于2004年6月1日,一审判决于2004年5月12日,程序违法。王基全认为该《更正说明》符合客观实际,对其无异议。
另查明: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黔高民一终字第1号生效民事判决确认沈兴公司在联营期期间于2003年1月3日至29日分别四次在王基全处借款302000元,该款是从王基全投入联营体的150万元投资款中借支。王龙是受王基全委派担任联营体出纳。
还查明:当事人双方建立联营关系后,王基全支付47万元给该厂已退出的原经营人,以购买原经营者的剩余物质及办公设施。联营体联营期间的经营惯例是联营生产所需支出时,由沈兴公司向出纳先借款后入帐。2003年5月1日盘存时双方各分利润12万元,沈兴公司未实际领取12万元现金。肖桂云所持有的领款条上所记载的“冲抵电炉借款12万元”是沈兴公司事后单方补签,王基全持有的领款条无此内容。5月1日后出纳现金帐上有王基全方新发生支出的记载,包括车辆通行费用及支付聘请人员的5月份工资。
一审原告(反诉被告)沈兴公司诉称:2003年1月1日公司与王基全签订《协作联营合同》,约定公司用机器设备等投资,王基全投入现金150万元等。由于王基全不按约投入联营资金,不将资金存入专用帐户,拒不合作组织生产,以致造成合同不能履行,应依法承担违约责任。为此,请求判令依法解除《联营合同》,王基全支付违约金30万元,并负担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反诉原告)王基全反诉称:本人已按合同规定投资150万元,有肖桂云出具的收据为凭。联营初期生产正常,2003年5月1日双方各分得利润12万元。沈兴公司见钢材市场价格回升,欲独自经营,便制造事端。联营合同不能履行是对方违约所致,为此要求判令解除合同,由沈兴公司返还本人投资款并依约定支付违约金30万元,负担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沈兴公司与王基全于2003年1月1日签订的《协作联营合同》应确认为有效合同,现双方当事人均要求解除合同,应予准许。合同订立后,王基全己按约投资150万元,有肖桂云出具的收据证实,故原告诉称王基全投资不足构成违约的理由不能成立。对于王基全反诉称沈兴公司应承担违约责任,因其未能举证证实,亦不予支持。按合同约定,合作期间,机械设备易损配件的维修、更换等费用由双方共同承担,对肖桂云购买设备配件支出金额57406.90元,应由双方各承担28703.45元。肖桂云所持的其余票据因未经王基全签字认可,按约定不应由王基全分担。沈兴公司收回投资的资产。2003年5月1日双方盘点结存的原制料和成品,购买的旧伏尔加轿车、摩托车、昌河车在双方终止联营后,均由沈兴公司管理使用,故上述财产归沈兴公司所有。联营期间债权(即应收款)235088元,因是以沈兴公司名义销售钢材形成的债权,应由沈兴公司所有。王基全投资150万元,其应承担设备配件费用28703.45元,已实际收回686977.30元(即盘存现金余额746431.20元—肖桂云借款503400元+5月1日至6月21日收取货款443946.10元),沈兴公司向王基全借款201400元(该款是从王基全投入联营体的150万元投资款中借支,尚未归还。),另(2004)黔高民一终字第1号生效民事判决确认沈兴公司应支付王基全借款302000元。综上,沈兴公司应返还王基全投资款280919.30元(280919.30元=150万元—28703.45元—686977.30元—302000元—201400元)。为此判决如下:一、原、被告于2003年1月1日签订的《协作联营合同》依法予以解除;二、双方盘点结存的材料和成品价值530151元和购置的伏尔加轿车、摩托车、昌河车归沈兴公司所有;三、由沈兴公司返还王基全投资款280919.30元及借款201400元,合计482319.30元及同期银行贷款利息,自2003年5月1日至清偿时止。在判决书生效之日起15日内自行履行;四、联营期间债权235088元归沈兴公司所有,由其自行收取;五、原、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案件受理费7010元,鉴定费12000元,合计19010元,沈兴公司、王基全各负担9505元。
上诉人王基全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其上诉请求及其主要事实及理由为:1、请求改判原审判决第二、三、五项。即(1)由对方返还上诉人投资款及借款共计597497.7元(597497.7=482319.30+86475+28703.45),并支付该款利息;其中,86475元系一审在认定上诉人已收回投资款数额上重复计收导致上诉人应收回投资款减少。鉴定报告及《更正说明》应作为认定相关数额的依据;肖桂云支出的设备配件费用57406.90元系其单方购买设备的支出,不能视为联营体支出。原判判决上诉人承担该费用一半即28703.45元无事实依据。(2)本案联营结果盈利246850.30元(已分配 240000,尚余6850.30元),上诉人除收回投资,还应分配利润和新增财产,依据合同约定享有50%的比例。对方占有盘点结存的原料和成品和伏尔加轿车、摩托车、昌河车,应以现金方式支付上诉人所享有份额。即由对方支付盘点结存的原材料和成品折价款265075.50元、新购置财物的折价款31858.50元,尚余利润3426.15元;(3)由对方支付上诉人违约金30万元。被上诉人以借款方式改变联营资金用途,利用合作资金还旧债,违反《协作联营合同》第3、5项关于“不能用合作后的生产设备、厂房、厂地或资金还帐抵债”之规定,应当支付违约金30万元。2、由对方承担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及鉴定费。
上诉人沈兴公司对一审判决不服,提出上诉,并针对王基全上诉进行答辩。其上诉请求及答辩的主要事实与理由:1、请求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2、请求确认王基全并未足额投资150万元资金的事实,并按约承担违约金30万元;一审判决以两张收条和鉴定报告为依据认定王基全已按约投资150万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合作期间“资金由乙方负责保管”,沈兴公司从未管理过资金,整个资金的收支情况的真实性应由被上诉人负责。王基全2003年1月3日投资80万元是真实的,但2003年2月18日投入的70万元是虚假的,没有将款交给出纳王龙;被上诉人未在合同签订后一个月左右向专用帐户注足投资款150万元,已违反《协作联营合》第二条之规定;王基全将投入联营体的资金作为个人资金借给作为联营合同甲方沈兴公司获取利息的行为,违背联营合同关于“在生产经营活动中,不得挪用合作的所有财产”之约定;一审法院未支持王基全方违约金请求,证明上诉人方没有违约,对方导致合同终止应承担违约责任。3、请求确认上诉人所持金额330854.24元的票据应计入生产成本;联营期间单方签字或未签字的单据,只要属于联营生产经营的开支,均应计入生产成本。肖桂云所持票据应计入生产成本。联营期间沈兴公司购设备配件、材料均要向对方借款购买,不能因未签字“不能视为联营体的支出”。4、请求认定2003年5月1日盘存时双方各分利润12万元,但沈兴公司没有得现金,也没有用票据和垫支款冲抵。5、请求确认联营期间的债权235088元应由对方收取折抵投资款;联营期间货款全系王龙收取,现应收款债权凭证全在王龙手中,由王基全收取折抵其投资款才切实可行。6、请求清算确认联营亏损的事实,并由被上诉人承担亏损责任。王基全不符合法定和约定条件而退出联营,依法应当赔偿由此给联营体造成的实际经济损失,联营体2003年5月1日至6月底两月的亏损全部应由其赔偿。联营期间起止应为2003年元月1日一6月21日,该报告联营结果只计算 “2003年1月1日-- 4月30日”,故鉴定报告不能代替清算报告作为定案依据,对2003年5月1日至6月21日期间的结果应审计。7、原审判决第二项错误。2003年5月1日不是联营双方协议终止的时间,双方签字认可的盘点表不是“协议终止联营关系而进行的盘点清算”。5月1日盘存只是中间盘存,非终止清算盘存。直至 2003年6月21日,被上诉人方还销售联营体产品,5月1日后现金帐上还有支出。结存原料和成品在解除合同前的 2003年5月、6月已全部使用,应计入联营体生产成本结算,双方分担一半,再进行联营结算,不存在为沈兴公司所有。8、案件受理费和其他诉讼费用由对方承担。
王基全对此口头及书面答辩称:1、沈兴公司以帐户资金总额只有10119.11元为由称王基全未足额投入150万元不能成立,合同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双方并未确认具体专用帐户,加之50余万元的投资被沈兴公司借支但未入帐,另外有收条、沈兴公司会计帐及王基全方出纳帐为证。出纳王龙实际持有的现金数与帐面余额不符的原因是574377.90元借款未入账。2、沈兴公司上诉称联营终止时间为6月21日不能成立。证明终止时间为5月1日的证据有:5月1日盘点清算,现金日记帐体现的支出均为5月以前产生,沈兴公司主张固定资金折旧的计算时间为“4/12”,沈兴公司向王龙索要水、电费的起算时间为5月,沈兴公司主张入帐的5月份以后的票据均无王基全一方签名。3、沈兴公司上诉称12万元的利润已冲抵12万元借款不成立。12万元的原始借据现仍保存在王基全处;沈兴公司持有的利润领款条上“冲抵电炉借款12万元”字样是其事后补签,王基全持有的领款条无此内容。24万元分红款在双方现金帐上均有体现。
综合双方当事人诉辩请求及理由,并经双方当事人认可,确定本案争议焦点为:1、王基全是否足额投入150万元;2、联营终止的时间是5月1日或6月21日;3、沈兴公司及王基全是否违约;4、肖桂云所持的金额为330854.24元的票据的性质是联营体支出或个人支出;5、12万元是否实际冲低借款;6、《更正说明》能否采信;7、应收债权应由谁收取折抵。
本院认为,沈兴公司和王基全双方所签订的《协作联营合同》意思表示真实,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合同。现双方当事人均同意解除合同,依法应当予以准许。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王基全是否足额投入150万元的问题。本院认为,双方进行联营期间,王基全支付47万元与原来的投资人以购买原经营者的剩余物质及办公设施,该款的性质应为王基全投资支出。另沈兴公司向王基全多次借支共计503400元,有借据为证。可见150万元投资款不是完全以现金方式开户储蓄后再用于联营生产,其中存在未先进入帐户而是采取直接投资支出的方式。沈兴公司向王基全出具了收到投资80万元及70万元的收条,且沈兴公司会计帐及王基全方出纳帐均证明王基全投入了150万元。一审就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沈兴公司以帐户资金不足认为对方未投足150万证据不充分,本院对其该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联营终止的时间是2003年5月1日或6月21日,其实质是关于5月1日盘点的性质认定。经查明,5月1日双方进行盘点,并分取利润。该盘点涉及联营体经营的盈亏情况,其清算是包含对联营体结存物资(原材料及成品)、应收款债权、应付款债务及投资款的全面清算。且经二审查明,沈兴公司于5月1日后未再向王基全出纳方借款用于联营生产,而联营体以前经营惯例是联营生产所需支出时,由沈兴公司向出纳先借款后入帐。另沈兴公司一审所提折旧额为4个月,即其只主张计算到2003年5月。而沈兴公司提出5月1日后出纳现金帐上有王基全方新发生支出(车辆通行费用及支付聘请人员的5月份工资)的相反证据,王基全反驳称该费用支出正是5月1日盘点清算后为了收取货款折抵投资的支出及为了沈兴公司能够完整收回投资设备所聘请修理人员的支出。本院根据对该诉争事实的全部证据进行综合审查判断,可以确认王基全提供的证据证明力强于沈兴公司提供的证据证明力,应予采信,故该盘点行为应当视为系双方终止联营关系所进行的清算。王基全5月1日后继续收取钢材货款行为不能视为双方继续保持联营关系,而应当是收取货款折抵投资款的行为。一审法院认定5月1日盘点的性质为清算盘点,故委托鉴定时确定联营期间截止到5月1日,财产清算应截止到5月1日是正确的。且经查鉴定结论附件2所述“2003年元月至2003年6月21日单方签字或未签字部分情况说明”,并非如上诉人沈兴公司所提“确认联营期间截止到2003年6月21日”,而是对至6月21日的票据情况说明,其只是涉及对于肖桂云所持票据应否作为联营体共同支出金额的确认问题。故上诉人沈兴公司所提5月1日非清算盘点的主张缺乏足够的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沈兴公司及王基全是否违约的问题。沈兴公司诉称王基全一款两用借贷其使用违反合同关于“在生产经营活动中,不得挪用合作的所有财产”之约定、未足额投资150万元亦违反约定,而王基全诉称沈兴公司改变联营资金用途,利用联营资金还旧债及购买依约应由其单方投入的设备构成违约。本院认为,本院(2004)黔高民一终字第1号生效民事判决已经确认联营双方于联营期期间所达成的借款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也未违反联营合同第二条、第三条之约定。沈兴公司对于其所借资金系王基全所投入资金应为明知,且其身为借款债务人,应当视为同意对方改变投资资金的用途,而王基全明知对方借款偿还债务,亦应当视为同意对方资金使用用途。该借款行为发生在联营合同双方当事人之间,不违反联营合同约定。况且,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也应当视为对于合同内容的变更,故双方对此所提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予以驳回。另沈兴公司所提王基全应承担未足额投资150万元的违约责任的请求,因如前所述,王基全足额投资150万元的事实已被认定,故对沈兴公司该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肖桂云所持的金额为330854.24元的票据的性质是联营体支出或个人支出。判断是否属于联营支出的实质标准应当是用于联营生产经营,且应当发生于5月1日盘点之前,形式上则应依据合同约定需要双方当事人签字认可,即上诉人肖桂云所持票据用于联营生产,购买生产资料,依据双方的特别约定,须有双方签字确认,否则只能由沈兴公司单方负担,不能作为联营共同支出。但如果上诉人该部分票据支出确实用于联营生产经营,当然亦应属于联营支出,一审根据该原则所确认金额为57406.90的票据属于联营支出,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对于其他票据,因上诉人肖桂云未能提出证据证明属于联营期间联营生产所必须的正常支出,故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王基全所提“该设备配件费用57406.90元不能视为联营体支出”的上诉理由,明显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采纳;
关于12万元是否冲低借款。双方当事人对肖桂云所持有的12万元领款条上所记载的“冲抵电炉借款12万元”是沈兴公司事后补签,王基全持有的12万元领款条无此内容,沈兴公司未实际领取12万元现金的事实无异议,但对是否已经冲低12万元借款存在分歧。一方面借款12万元的原始借据现仍保存在王基全处,另一方面沈兴公司对此所提因对方不提供该12万元借据其单方面在自己领条上记载冲低的抗辩缺乏充分证据,故沈兴公司该上诉请求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更正说明》能否采信。兴义恒昌会计事物所出具的《更正说明》所载明的内容证明一审认定的该期间收款98571元与《更正说明》认定的12096元相差86475元。该86475元虽然属于5月1日后王龙收取款项,但在5月1日双方盘存现金时已经作为应收款债权进行清算并体现在帐面现金额上,因此不能再将其作为王基全5月1日后其实际收取的货款折抵投资款。另该《更正说明》在一审判决后,二审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1条第(二)项之规定,应当属于“新的证据”。且其经出示已由当事人质证,故本院依法对此予以采纳,上诉人沈兴公司就此所提抗辩不能成立,据此沈兴公司返还王基全投资款应为367394.30元;
关于应收款债权应由谁收取折抵;沈兴公司上诉称应收款债权凭证在王基全处。王基全辩称5月1日双方盘点清算时所确认的应收款系一式二联的过磅单载明数量计算而得,并非借据之类的凭证,沈兴公司也保存有一份,故不存在其因无凭证无法实现债权。本院认为,依据《协作联营合同》第四条第1款之约定,在实际联营经营中王基全与沈兴公司对外从事活动仍以沈兴公司名义进行,并未成立新的独立的经营主体,即沈兴公司内部与王基全建立联营关系,对外仍然以其自己名义发生外部关系。该部分债权系沈兴公司名义享有的,并非王基全个人名义享有,现沈兴公司仍在继续生产经营,故由沈兴公司收取该部分债权合情合理,其较王基全更有利于实现该债权,当然王基全依法对沈兴公司实现该部分债权负有协助义务。5月1日盘点时双方对应收款进行确认,沈兴公司应当知晓债权状况,故其主张该债权由王基全收取不成立。在决定应收款债权由沈兴公司单方所有并自行收取的情形下,鉴于实现该应收款债权需要一定成本的支出,而依理该支出应当由联营双方共同承担,且社会经济生活中债权的实现必然存在一定风险,本院据此酌情决定由王基全支付沈兴公司3万元;
关于上诉人王基全所提实物及尚未分配利润的分配请求。依据5月1日盘点清算情况,实物已经折抵价款530151元,盘点所得利润为24万元(结余利润24万元=盘点结余材料530151+应收款299170+帐上现金109031460—应付水、电、工资等费用176200—投资现金150万元)。该利润是在对包括盘点结存材料等所有联营体财产作出折价清算后,双方再行分取,故王基全不能再重复提出分配主张。且该部分诉请以及其诉请分配4000余元利润,因其未在一审诉讼中提出,故依法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应当由其另行解决。因此上诉人王基全所提该上诉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2003)兴民初字第57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
二、撤销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2003)兴民初字第57号民事判决的第三项;
三、改判由沈兴公司返还王基全投资款367394.30元及借款201400元,合计568794.30元;由王基全支付沈兴公司3万元;扣除该3万元后,沈兴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应支付王基全538794.30元及同类同期银行贷款利息,自2003年5月1日至清偿时止;
四、驳回上诉人的其他上诉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鉴定费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14020元,由沈兴公司负担60%即8412元,王基全负担40%即592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唐 宏
代理审判员 段 建 桦
代理审判员 张 爱 琪


二00四年十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管 劲 松